通讯:硬核“路人甲”筑起疫情“迷彩防线”

(抗击新冠肺炎)通讯:硬核“路人甲”筑起疫情“迷彩防线”呼和浩特3月5日电 题:硬核“路人甲”筑起疫情“迷彩防线”作者 张玮 冯志慧本轮疫情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

  (抗击新冠肺炎)通讯:硬核“路人甲”筑起疫情“迷彩防线”

  呼和浩特3月5日电 题:硬核“路人甲”筑起疫情“迷彩防线”

  作者 张玮 冯志慧

  本轮疫情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暴发半月有余,截至3月4日24时,呼和浩特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408例。

  5日,记者从呼和浩特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获悉,从3月2日起,当地新增确诊病例已连续3天保持社会面清零。

  “希望就在不远处。”这半个多月,有一支8人民兵保障队筑起“迷彩防线”,坚守在疫情的“暴风眼”中,他们笑称自己只是“路人甲”。

图为参与消杀工作的民兵保障队。 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武装部供图。
图为参与消杀工作的民兵保障队。 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武装部供图。

  退伍老兵连轴转:为大家安康尽份力

  “疾控中心的任务很多、很杂,经常刚干完一件事,另外一件事就等着了,连轴转是常事,要说累,真的累,但是身为一名退伍军人,还能再上战场,我感到荣幸之至。”安宁是大漠蓝军旅的退伍老兵。

  呼和浩特发生疫情以来,呼和浩特市回民区人民武装部8人组成民兵保障队,支援回民区疾控中心,安宁任队长。

  疾控中心是消杀人员大本营、防疫物资集散地、数据统计汇总中心。

  2月22日,民兵保障队被紧急抽调到回民区疾控中心作司机、消杀、统计和搬运物资工作。队员们每天从天蒙蒙亮到深夜,不是载着防疫人员和物资行驶在大街小巷,就是身着防护服战斗在各个消杀点位上。

  “这些天我们去了一些隔离酒店、小区、公交公司消杀,差不多150多个房间、30多辆公交车。”安宁告诉记者,“有些是确诊病例待过的地方,有些是密接场所,这里不是战场却胜似战场。”

  安宁的妻子已经怀有6个月身孕,同是退伍军人的她全力支持安宁的支援工作。

  “这次疫情,我和我爱人也在成长,希望通过我们这个小家的努力,为大家的安康尽一份力。”安宁说。

  直面新冠病毒:钉在疫情防控前沿的战斗堡垒

  “刚到疾控中心的二天,我们接到任务去确诊病例住过的房间进行消杀。”蒙古族小伙白银全说,当时也没多想,就想着自己是党员又是退伍军人,必须要冲在前面。

  “可是,真正到了现场,看到21个阳性患者曾住过的房间,心里还是有点打鼓,甚至有点恐惧。”2月23日,白银全和3名战友第一次直面新冠病毒,经过1个多小时的作业,圆满完成任务。

  “从消杀现场出来后,我几乎看不见路。负重40多斤,中途换了3次消毒液,防护罩全是雾气,身上像蒸了桑拿一样,背上的喷雾器显得特别重,酒精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口鼻,呼吸也不是很顺畅,整个人都虚脱了。”谈起第一次消杀,布特格乐图记忆犹新。

  布特格乐图毕业于警校,干过辅警。“疫情当前,咱就得往前冲,这两天消杀任务多了,也就习惯了,感觉很值得。”

  “消杀一般都是在下午或晚上,其余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在接送医护人员、送资料、转运物资和核酸试剂。”李彪说:“每天开车拉着一群‘白墩墩’去采样点,看着他们疲惫的样子,很是心疼。疫情快过去,大家能好好睡个觉。”

  春天来了,这些不过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说,疫情结束后,想去看看公主府公园的桃花、莫尼山的演出,逛逛地铁网红街……

  “娇娇女”卸下红妆穿军装:“木兰”出征,青城可期!

  车辆回场消杀,医护人员防护服、垃圾消杀处理,协助搬运物资……

  “车辆回来一次消杀一次,一天得消杀40多趟。”负责搞后勤工作的是两个民兵姑娘。其中一个名叫贾树婷,她说从早到晚微信步数得有30000步,“虽然很辛苦,但是很快乐。”

  “最让我‘头疼’的就是填表格、统计数据。疾控中心缺统计信息人手,让我顶上去。病例情况、流调情况、物资情况、医护情况……时间长了就会头晕眼花。”另一位姑娘苏茹娜是个蒙古语歌手,也做自媒体。

  “文青”的苏茹娜刚开始其实并不愿意干这个活儿,“但是看到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战士一样的战斗,我也不能差事儿。”

  “虽然每天加班加点,但看到数据一天天变少,说明新增确诊病例数在减少,抗疫工作很快就会取得胜利,青城呼和浩特就快好起来啦,到时候,我邀请大家来听我唱歌!”苏茹娜如是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