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火声中许下二十八岁的生日愿望

  妮可在爆炸声中,度过了自己的28岁生日。  她住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一栋住宅的六楼。当初,她特意挑选了这个客厅、卧室有一大片落地窗,厨房是半开放式设计的

  妮可在爆炸声中,度过了自己的28岁生日。

  她住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市中心一栋住宅的六楼。当初,她特意挑选了这个客厅、卧室有一大片落地窗,厨房是半开放式设计的房子。可如今,因为这个透明的、敞开的设计,听到爆炸声时,她不得不躲到浴室里,毕竟,她离最近的战场,只有五六公里。

  她是我们连线的8位在乌克兰的华人之一。他们之中有留学生,也有中资企业的员工。这些华人有的在地下室里挤了一天,声音哑了;有的提起这几天受到的帮助,边说边哭。也有人突然间就看到坦克开到了家门口,还记得坦克路过家门时,地板在震动。

  这些人的故事并不能拼凑出当下乌克兰的全貌。他们的共同点是,平静的生活突然失序、混乱。许多人在超市采购了大量物资,待在家里,听着炮弹爆炸的声音入睡。唯一的盼头是,许多人在大使馆登记了撤侨的信息,等待回国,与家人团聚。

  战争刚开始的时候,炮弹一响,妮可本能地想躲,但过了几天,身体疲劳到了极点,有时听到炮弹声都起不来床。爆炸声越来越密集,妮可从声音判断,炮弹离她越来越近。

  她2020年来乌克兰,是一家中资企业的市场主管。在战争开始以前,她对这个国家没有太深的感情。她被企业外派来乌工作,语言不通。但随着局势紧张,她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慢慢地与当地人建立了信任与情感。

  她和邻居分享物资,以及最重要的避难信息,哪怕彼此的语言不太通畅。房东告诉她,不用交房租了,哪天要走,把门带上就好。

  听说她独居,一个乌克兰朋友主动过来陪伴她,两个人互相作伴。这个朋友的母亲说,“我就是妮可在乌克兰的妈妈,因为她在这里没有亲人。”她甚至提议让妮可去他们的家乡。朋友允诺,会陪伴妮可,直到中国撤侨的飞机抵达乌克兰。到那天,他会亲自送妮可到机场,然后继续留守乌克兰。

  但是,包括妮可在内的许多华人回忆,从25日开始,基辅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了。

  在基辅国立大学读研究生的周志伟(化名)看到,24日那天,许多乌克兰人拿着行李箱在大街上走,准备离开基辅。有人要去其他城市、农村,还有人准备西撤,去波兰。

  西撤的道路拥挤,常常塞车。妮可看到,离开的人都是女人和孩子。乌克兰总统24日下令全国军事总动员,据外媒报道,18至60岁的乌克兰男人已被禁止出境。一些乌克兰人会把汽车的空座留给有需要的陌生人,一起同行西撤。

  她接触的许多乌克兰朋友,领取了枪支。她的一个客户,年轻时服过兵役,后来在基辅当销售经理。战事开始后,他没有选择离开基辅回家乡,而是重回战场。这位客户有个20岁出头的女儿,正在学医,也申请上前线。

  周志伟这几天的睡眠很少,经常有空袭警报,他准备随时去更安全的地方。

  许多乌克兰人躲在防空洞里,尤其是行动不便的老人。有些华人担心,防空洞人太多,容易有冲突,更愿意待在家里。一个基辅国立大学的留学生,和4个中国朋友、2个乌克兰人、1个俄罗斯人躲在郊区别墅的地下室里,躲避空袭。

  相比在基辅的留学生,一些在乌克兰边境生活的华人感觉更加无助。一位生活在喀尔巴阡州的华人说,如今,前往基辅的铁路、道路中断,如果通过包机的方式撤侨,飞机停在基辅或其他大城市,许多生活在农村、边境的华人也无法自行去机场。许多家庭没有车辆,家中还有老人、病人。

  他们都在等待能够回国的那一天。

  许多华人都说,虽然超市、取款机、加油站的人变多了,但是依然能正常采买到物资。让一些人陷入尴尬境遇的,是国内个别网友的不当评论。它们被翻译成当地语言后,在乌克兰传播,引起一些乌克兰人的反感。有华人在街上被乌克兰人推搡,也有华人被乌克兰人询问,为什么中国网友会那么说?

  一个在乌克兰格里埃尔基辅音乐学院上学的留学生谭安(化名),被网络上假消息消耗了大量精力。他在国内的父亲,从短视频平台上看到,已经有人通过中国大使馆包机从乌克兰飞回国,于是在乌克兰时间深夜两点给谭安打电话,说可以回家了。后来才知道,那是谣言。

  对这些在乌华人来说,如今每一个电话、每一条信息都非常珍贵。

  妮可成了一名国内媒体的特派通讯员,每天出门一两个小时,记录乌克兰的新情况。她迫切地想把最真实的信息传达出去,不希望网络上充斥着夸大的、虚假的信息。

  中国驻乌大使馆消息称,基辅当地时间28日17时,第一批留学生从基辅大学红楼出发,前往摩尔多瓦。中国驻乌克兰使(领)馆协调当地警方提供安全护卫。同时,使馆还发布通知称,在乌中国公民可乘乌克兰专列撤往西部邻国。

  28日,俄乌会谈开始,乌克兰境内暂时停战,妮可和公司的同事们决定紧急撤离。赶到基辅火车站后,妮可发现火车站人满为患,每一列火车都已经满员了。这天晚上,他们决定留在火车站,“看到哪辆就上哪辆”,先到达波兰边境附近的城市,再从那里想办法回家。

  在此之前,妮可已经在爆炸声中度过了她的28岁生日。在刚刚过去的这个2月,她先是在大年初一的晚上,确诊了新冠肺炎,在家里熬了两周,好不容易痊愈,又出现了后遗症:由于免疫系统遭到破坏,她的视力明显衰退,长久未愈的皮肤病又复发了,打了两针才安定下来。再后来,她就遇上了这场战争。生日那天,妮可在朋友圈发布她的生日愿望:世界和平。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魏晞 实习生 贾静晗 胡紫纯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