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栈房:工业遗产建筑的百年之旅

孙淼杨浦滨江地区,是近代上海棉纺织业和物流业的重要集聚地。1870年公共租界工部局在此开筑杨树浦路,中外商行随之纷纷沿路开办工厂,仅棉纺织厂就有十余家,其中较

  孙淼

  杨浦滨江地区,是近代上海棉纺织业和物流业的重要集聚地。1870年公共租界工部局在此开筑杨树浦路,中外商行随之纷纷沿路开办工厂,仅棉纺织厂就有十余家,其中较大的有英商怡和纱厂和老公茂纱厂,日商裕丰纱厂和大康纱厂,德商瑞记纱厂,洋务派开设的上海机器织布局和华新纺织局,以及由旅澳华侨创办的永安第一棉纺织厂。后者,正是永安栈房的所在地。

  让我们回到一个世纪前,通过永安栈房来回顾上海底蕴深厚的工业文明。

  振兴实业

  永安初生

  永安,是一个牵动国人百年记忆的工商业品牌,也是近代中国民族企业的缩影。这不能不提到在悉尼经营水果批发生意的华侨商人郭乐和郭泉兄弟。长于进出口贸易的郭氏兄弟,于1907年在香港创办了永安公司。1918年9月5日,永安公司在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635号开办永安百货,下设40个商业部,出售其时全球最高端的各类商品,并兼营旅行社、游乐场和酒店等附属事业。永安,成为旧上海滩时尚潮流的代名词。

  1920年代的中国民族工业,进入了一个蓬勃发展的时期,其中棉纺织业利润尤为丰厚。加之受到“振兴实业,挽回利权”的号召影响,郭氏兄弟决定于海外筹款,在上海创办永安纺织股份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永安纺织印染公司”)。永安纺织公司共建五厂,分设于杨树浦、吴淞和麦根路(今淮安路)三地,成为中国唯一一家由华侨投资的近代棉纺织企业,规模仅次于荣氏家族的申新公司。永安集团也成为其时中国最大的民族商业资本,实现了工商业及金融资本一体化的战略格局。

  “从商业向实业转型,杜塞漏危,使国家逐渐走向富强道路”。这正是郭氏兄弟振兴实业的初衷。在这一历史背景下,永安第一棉纺厂于1921年在杨浦滨江应运而生。工厂由英商洋行设计,并引入德国最先进的车间调温和调湿控制系统,百年之旅迈出第一步。一年后落成的永安栈房,则位于宁国南路和安浦路交界处,今杨浦大桥以西,距黄浦江岸仅数丈之遥,由2栋4层仓库组成。作为工业遗产,永安栈房见证了百年中国棉纺织业和物流业的荣辱兴衰、和上海国际都市发展的日新月异。认识它、认知它、认同它,将为今人提供一面“以古为新”的历史明镜。

  永安的百年掠影

  永安第一棉纺织厂竣工于1922年,占地面积约4公顷,拥有3万纱锭,700台织机,在棉纺厂众多的杨浦滨江占据一席之地。这一时期的永安栈房,兼具存储进口百货和棉纺原料的功能。每天进港货船川流不息,一批批商品从这里上岸并被运往南京路,支撑着永安百货的兴盛繁华。直到1937年,棉纺厂被日军占领,实施所谓“军事管理”,建筑和设备遭到破坏,生产活动日渐萎缩。

  解放后,棉纺厂历经了恢复生产和公私合营,最终并入上海第二十九棉纺织厂,永安栈房也成为单一棉纺原料的仓储基地。1961年,为了支持国家发展化工事业,仓库西楼被划拨给上海化工厂做原料仓库,而东楼仍归上棉二十九厂所有。1966年,工厂更名为上海第二十九棉纺织印染厂。1990年,仓库东楼成为上海纺织原料杨浦仓库,后被上海纺织(集团)有限公司改建为办公楼对外出租。

  2015年,黄浦江杨浦段滨江综合开发指挥部办公室正式收储永安栈房,筹划对其修缮再利用。2016年,永安栈房被列入杨浦区64个不可移动文物保护点名录,迈入工业遗产行列。2019年起,永安栈房开始改造,计划作为2022年10月在上海举办的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的博物馆使用。历经百年,永安栈房即将迎来新生一刻。

  永安的现代主义设计

  关于永安栈房,《上海工业历史建筑》中有这样的文字:“上海永安纺织公司栈房,英商洋行设计,钢筋混凝土无梁楼盖结构,立面构图整齐,1922年竣工。内部空间为八角形柱棱角斗状柱帽楼板,极有特色。”

  这座由英商洋行设计的栈房,是一座双子楼形制的仓库建筑,在杨浦滨江极具识别性。它所呈现出的,正是1920年代上海标准厂房的典型特征:简洁厚重,结构理性。早年的上海仓储建筑,如湖丝栈、江南弹药厂仓库等,多是1-2层的砖木结构排架建筑,形式同民房相仿,布局缺少规划,无论在结构还是造型上均没有现代仓储建筑特征。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现代主义的工业建筑技术被引入国内,一批多层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的大型现代仓库拔地而起,如苏州河畔的四行仓库和新泰仓库,黄浦江畔的滨江五库和永安栈房等。

  永安栈房双子楼的主体结构稳定,门窗和建筑内部空间等保存较完好,是反映其时物流业特征的重要印证。历史上的东西楼形制相似,高度相仿,平面对称,立面完全一致。具体而言,2栋建筑均为4层,总高约19米,建筑平面接近一个正方形,进深和开间均为8跨,柱距6米,总边长约48米。每层的建筑面积在2400平方米左右,空间均质灵活,适应性强。

  永安栈房的东西楼之间,留出了一道9米见宽的缝隙,从而为整栋建筑提供了一条视线通透的南北轴线,绘制了一幅完全对称的古典主义构图。出于节约交通空间的考虑,在间隙自南向北的第3-5跨内,建造了一个集约水平和垂直流线的交通枢纽,其中包括朝南的一座开敞式混凝土双跑楼梯,朝北外挂的一部货运电梯,以及连接东西楼的主入口和二层过道平台。间隙上方是突起的屋顶水箱,通过斜向支撑架空在仓库顶部。工业建筑连续冗长的界面由此被打破,阳光透过混凝土楼梯洒在北侧广场上,塑造出极具雕塑感和朝圣感的空间形制,既强调了南北轴线的仪式感,也通过虚实对比消解了厚重建筑体量引发的压迫感。

  永安栈房的外立面彰显了现代主义建筑的结构理性一面。砖墙被填充在结构柱之间的空隙里,墙面略微后退,从而将外凸的框架结构体系暴露在外。建筑外立面由此被梁柱分隔成一系列网格,其间是分隔墙和水平长窗,韵律感十足。隔墙高度与长窗高度比例约为1:2,两者由浅色混凝土窗间墙交叉分隔形成水平线条,并同竖向窗间墙连为一体。隔墙表面采用灰色水泥拉毛处理,以低廉的成本创建出厚重朴实的质感。水平长条格式钢制高窗的尺寸为5.4米×1.2米,窗台高约2.4米,每扇窗由16片550毫米×500毫米的窗扇构成,窗扇上下开启,充分考虑到物流产业对货物隐私、避免强光和自然通风的复合要求。建筑顶部于女儿墙处施以简洁流畅的横向线脚,通过向内层层收分过渡到外梁上端,点缀以略微高起的山花墙面和细长的避雷针,以略显活泼的天际线统领整栋建筑的古朴和厚重。

  走进永安栈房,呈现出的是一派早期现代主义风格的工业建筑场景。东西楼层高一致,均是首层4.95米,2-3层3.65米,4层4.05米。1-3层的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选用了当时最先进的无梁楼盖的承重方式,柱头侧向放宽约200毫米,从而在八角形楞柱的顶端支起一个棱角斗状柱帽托,撑起上方的天花板。其线脚流畅简洁,受力均衡理性,在上海实属罕见,更是钢筋混凝土建造技术在我国的早期实践,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技术价值和美学价值,反映了建筑师在受力合理和空间高效之间寻求最优解的聪明才智。这不由让人联想到美国工程师巴林格和佩罗特在20世纪初为工业建筑发明的钢筋混凝土蘑菇柱结构。值得一提的是,永安栈房的4层顶部选用的是井格梁,而结构柱截面从首层的650毫米×650毫米到4层逐层收缩到300毫米×300毫米,进一步强调了结构理性的设计初衷。

  永安的工业遗产价值

  永安栈房在杨浦滨江众多的工业遗产中低调却不平凡。根据《下塔吉尔宪章》和《都柏林原则》,工业遗产蕴含着历史价值、科技价值、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以及在历史演变中保留下来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永安栈房并非普通的建成遗产,它的价值,源于百年产业变迁中形成的历史积淀。

  基于历史价值,竣工于1922年的永安栈房正值百年。它不仅见证了杨浦滨江棉纺产业和物流产业的荣辱兴衰,也折射了中国近代最大的侨商企业永安公司的风云变迁,是上海工业发展的一个缩影。

  基于科技价值,永安栈房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和八角形楞柱支起棱角斗状柱帽托天花板的方式,代表了其时技术的国际前沿。其形态优美,线条流畅简洁,空间利用率高,标志着上海仓储建造技术迈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基于艺术价值,永安栈房简洁的建筑形制呈现出的是一种工业美学和结构美学,通过外露梁柱、建筑比例、钢制高窗和水平线条装饰的天际线,极好反映了民族工业大发展时期的工业审美观。

  基于社会价值,永安已经成为一个上海乃至国人的共同记忆,是一个和百年国运休戚相关的名字。从利民到强国,永安栈房承载的企业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民族实业家,是如今“中国制造”享誉全球的精神源头。

  基于经济价值,永安栈房坚固的结构体系和流动的空间形式,以及面向黄浦江畔的优越区位,为适应性再利用提供了无限想象空间。在后工业时代的杨浦滨江,永安栈房必将成为激发城市活力的催化剂。

  人民遗产

  永安新生

  2015年起,永安栈房开始进入新生赛道。由于历史上的一些不当使用,永安栈房的改造面临众多挑战,比如曾被改建为办公的东楼,建筑立面遭到破坏,部分外墙被拆除改为玻璃窗,水泥拉毛隔墙面被重新粉刷,建筑内部的结构布局有较大变动。改动较小的西楼,其局部外墙面粉刷已斑驳脱落,室内地面因长期储存货物而出现不均匀沉降,加建简易耳房,屋顶水箱被拆除等。这些都直接导致历史建筑的真实性和完整性出现了不可逆的破坏。

  同时,改造还面临着仓储建筑再利用的一些常见难题,比如由于建筑进深过大导致室内自然采光不足,开窗面积过小无法形成有效的空气对流和视线交流,外墙缺少保温隔热层导致热工性能较差,以及不符合民用建筑消防疏散要求等。此外还存在因年久失修出现的贯通裂缝、变形立柱、承载力薄弱的楼板和隔墙等安全隐患。因此,永安栈房的新生需要精细化的“诊断”、针灸式的“理疗”和无微不至的“养护”。

  根据同济大学袁烽教授团队发表在《建筑遗产》杂志上的“新旧孪生——杨浦滨江永安栈房旧址修缮工程”一文,我们得以一窥建筑改造策略。改造主要解决两方面的问题,一是设计干预的程度,二是新与旧的关系。于永安栈房,建筑师聚焦在历史上改动较大的东楼,基于对历史原貌的尊重,通过“孪生”的策略回应上述问题。具体而言,东西楼的总建筑面积、建筑外轮廓和建筑高度基本保持不变,为远观者提供真实完整的历史风貌观感;同时通过材料和细部的现代设计,为近观者提供一个明辨新旧的可能性。

  首先是在东楼立面上,采用丝网印刷玻璃模拟水泥拉毛效果,营造出远近不同的既视感。到了夜晚,永安栈房的双子楼一明一暗,象征着历史与未来的孪生。同样的设计手法也被应用在栈房西侧的货道与耳房,从而将历史原貌、改造痕迹、丝网印刷玻璃的新生所代表的三段历程,压缩并置在同一建筑立面上。

  其次是重新诠释了屋顶水箱的空间统领地位。建筑师根据史料复建了在2011年被拆除的屋顶水箱,作为滨江观景厅使用。使用钢结构替代原钢混结构,并增设斜向支撑呼应既有结构形式。借用现有的楼梯和电梯,从而形成从地面至屋顶连续上升的观景流线,成为滨江观览的一个好去处。

  在入口设计上,新的混凝土巨柱尤为醒目。建筑师分解了八角形棱柱形式,得到曲线形的结构符号,并以其夸张的尺度唤起人们对于宏大工业叙事的记忆和身份认同。设计扩展了二层平台以联通两侧建造,重塑间隙空间作为交通枢纽的历史定位,并赋予其最好的景观平台身份。

  此外,改善建筑效能亦是设计重点之一。通过设置半开放的环廊缓冲带、使用相变材料外墙、利用屋面布置光电和风电设备、增设地源新风系统,并运用数字技术对改造全过程予以监测。这些措施,为永安栈房的新生绽放创造了条件。

  修缮后的永安栈房,将以世界技能博物馆的身份重新回归城市。让我们期待漫步杨浦滨江时,背倚滔滔黄浦江水,驻足凝视永安栈房,回忆百年来民族工业的风风雨雨,展望下一个百年人民遗产的美好新生。

  (作者为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博士后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