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日制用工变成“小时工”“外包工”现象亟待重视

  【今日关注】全日制用工变成“小时工”“外包工”现象亟待重视  本报北京3月6日电(记者陈晓燕 张菁 郝赫)互联网企业用工平台化、灵活化的做法,有些传统实体

  【今日关注】全日制用工变成“小时工”“外包工”现象亟待重视

  本报北京3月6日电(记者陈晓燕 张菁 郝赫)互联网企业用工平台化、灵活化的做法,有些传统实体产业、工厂制企业也在采用。一些企业将全日制用工变成“小时工”“派遣工”“外包工”现象亟待重视——全国两会上,多位代表委员就此进行呼吁。

  1月中下旬,在列席旁听上海市政协总工会界别小组会议时,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美华听上海市政协常委陆敬波讲了两个真实故事。

  一个是陆敬波一位朋友的3次“变身记”。这位朋友从外地来到上海,进了一家大型企业,起初在企业上班,跟企业签订劳动合同。3年后,劳动合同到期,需要跟浙江宁波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签劳务派遣合同,社保转到宁波。又过了3年,他傻眼了:这次连劳务派遣合同都不签了,企业让他和同事下载一个APP,注册为个体工商户,签合作协议。

  另一个故事是“会员消失记”。一位制造业企业的工会主席告诉陆敬波,前不久,他所在的企业工会消失了几千名会员。原来,这几千名全日制工人一夜之间全部变成“小时工”,不再跟企业签订劳动合同,因此从工会会员名册里不见了。

  “这是典型地打着灵活用工的幌子来规避劳动合同法的行为。”陆敬波说。

  “这样的情况不在少数。”王美华表示。据她了解,在一些传统实体产业、工厂制企业,灵活用工开始“流行”。有的企业只保留核心业务岗位的老员工为正式员工,工龄较短或新进员工一律转为跟外包机构签合同,有的企业甚至除了老板外,员工全员“外包”。“人在企业上班,却跟企业没关系”损害了劳动者权益,引发了不少劳动争议。

  《中国灵活用工发展报告(2022)》蓝皮书显示,2021年,逾六成(61.14%)的企业使用灵活用工,灵活用工比例上升5.46个百分点。引人注目的是,高达45.62%的企业灵活用工的主要岗位为“普通工人”,包括一线生产工、建筑工等。

  全国人大代表、福建百宏聚纤科技实业有限公司品管部车间主任粟琼来自“中国鞋都”福建晋江。她发现,在许多以加工费用为主要盈利来源的企业,招工“潮汐”现象明显:劳务公司向企业供给工人,订单较多时大量招工人,完成订单后工人散去,下次有订单时再来。工人来来去去,她的担忧是:“技能人才是需要花时间去沉淀和培养的,如果工人处于工作不稳定、缺乏保障状态中,怎么能安下心来钻研技术技能?”

  “灵活就业是吸纳就业的重要渠道,值得肯定。但对钻法律空子、损害劳动者权益的所谓灵活化用工,应该坚决制止!”王美华说。

陈晓燕 张菁 郝赫

陈晓燕 张菁 郝赫